计划泡汤

很不幸的,今天自行车被偷了,而且是在我刚买完帐篷之后。原本打算骑车去赫尔辛基的,或者至少骑到芬兰境内,然后从Kemi坐火车去赫尔辛基。本来打算买了帐篷后明天就骑到Uppsala,演习一下,不过看来完成不了了。

奇怪的是,当我看到车不在我原先停放的位置后,我脑袋里除了闪过一个“Fuck”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情绪。虽然损失了两千多大洋,虽然才骑了一个礼拜,虽然买了很多修车工具,虽然花了很长时间来修理和调试,虽然买了去Haparanda的自行车路线地图,虽然骑行计划已经有了些许眉目,但是意识到车被盗之后我却没有任何感觉。

也许是麻木了吧,对这个世界的丑恶,对贪婪的人性,我都已经习以为常,有时候我甚至会在顺利的时候怀疑事情的走向是否过于顺畅,仿佛不发生一点什么反而不正常似地。对所有自己拥有的东西,也没有什么眷顾,这些身外之物,似乎最初就不属于我。不再去追求那些花里胡哨的物件,不再为失去的东西惋惜懊恼。我就这样麻木的,平静的呼入一腔口气,又平静的将它呼出,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生活这样平淡的进行,我不再为胜利欢呼,不再为失败沮丧,不管是得是失,都那样心如止水。没有欢欣鼓舞的沿途,没有值得憧憬的前路。一个人走在四通八达的交通网上,在苍茫的原野下愈显卑微。

沉寂的生命纵然无人喝彩,也会照样不卑不亢的抵达终点;而那些轶事传闻,只是墓碑上简练的铭文,有朝一日也会被岁月轻轻抹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