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

不知不觉出来已经将近一年时间了,在瑞典的这一年里,老实说我并没有学到很多东西。也许是自己当初期望过高,所以才有这种感觉。学业上没有丝毫进步,甚至有所后退。但是这一年却实实在在的开阔了眼界,包括对这个世界、各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认识,对人生的感悟都有突破。不敢说自己成熟了,但我想自己现在应该比以前更能适应现实的残酷和无奈,而自己的价值观也随着这些认识变得更加世俗。

现在已经搬到了芬兰,看着满大街的芬兰语,感觉自己又一次变成了文盲。学的瑞典语似乎没什么用,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学的不够。每次想说“Tack”的时候总是得憋回去,而“Kiitos”也好像不那么顺口。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期望着离开一个地方,在国内的时候总是想赶快离开那片土地,几个月前又开始期待着离开瑞典。离开是一种逃避,是一种解脱。离开时可以抛下一些东西,一些记忆;离开时可以憧憬新的忙碌的生活,可以改头换面重新做人。就像给电脑重装系统一样,跟一些文件说拜拜,装好系统之后重新布置安装各类软件,期望完事之后系统能快一点。

原来这就是我这么爱重做系统的原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