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

在瑞典语教材上看到这么一句话:Det finns inget dåligt väder, bara dåliga kläder.
“没有糟糕的天气,只有不合适的衣服。”

很佩服瑞典人的这种精神,虽然冬天天寒地冻,也不抱怨丝毫,而是想办法去适应自己改变不了的大自然。所幸上天对所有人都是有所眷顾的,这里天堂般的夏天就是明证。

生活也是如此,有时候人是没办法跟命运较劲的,这时不要自视太高,也没必要怨声载道。坦然接受现实,平和的顺应天意,这才是优雅高贵的心态举止。

 

公主大婚

今天瑞典女王储大婚,我跟斯德哥尔摩五十万现场观众见证了这一历史性时刻,一切都感觉那么真实、那么令人感动、那么让人热血沸腾和震撼。

为了保证公主夫妇的安全,从昨天开始斯德哥尔摩的公交车就部分停运了,不过地铁正常运行,而且今天还对民众免费。于是我们一行人坐地铁到Kungstägåden,在附近的一个广场观看直播。我们到的时候广场上已经是人山人海,我在斯德哥尔摩从未见过这么多人,人数比上周国庆的时候多了好几倍。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到了大屏幕前面,瑞典大公主Victoria已经挽着国王Carl XVI Gustaf的手款款的走进了教堂,而公主的未婚夫Daniel已经在圣坛前的过道中央等候,从国王手中接过公主并相互亲吻之后,他们又款款的走向圣坛。

当牧师宣布他们成为夫妇时,广场上一阵沸腾,大家无不拍手称好,伴随掌声的还有女生们的尖叫。也行面对别人的幸福,自己也会有一种发自心底的强烈的追求自己幸福的渴望吧,至少我是这样。

中间一个小插曲是,Daniel和Victoria相互发誓并交换戒指之后,Daniel流出了激动地泪水,而Victoria眼中也是泪光闪闪。而现场观众们俏皮的笑声也让人感到无比温馨。

之后公主和驸马乘马车在斯德哥尔摩市区转了一圈,并频频向路边的观众挥手致意。他们每到一处,迎接他们的总是尖叫声,看来瑞典人对王室的热情还真不小。昨天上瑞典语课的时候老师说她自己对这个婚礼不太感兴趣,因为这个驸马从小生活在乡村,当驸马肯能还不太合适。而以前也听说过瑞典人都管驸马爷叫”gym guy”,因为他是个健身教练,现在还经营者几家健身房。而且以前似乎国王也不太瞧得起这个女婿,不太赞成他们的婚事,但公主和驸马分手未遂,于是国王只好作罢。这就是一个现代的男版灰姑娘的故事嘛!

个人还是比较希望他们能恩恩爱爱的过一辈子,不管是面对挑剔的媒体,还是在褪下公主和驸马的光环之后,都能深情相拥,一直到老。

视频在这儿:Det kungliga bröllopet

瑞典国庆

昨天是瑞典的国庆节,听说皇宫和博物馆都可以免费参观,于是我们一帮朋友去皇宫附近转了一圈。

中午十二点卫兵换岗,大概有好几百名游客和当地居民围观。期间还有军界代表为在阿富汗战争中表现突出的士兵颁发勋章。之后奏国歌,旁边的老太太十分深情的唱着,唱完后告诉我,这个是瑞典国歌。我问她歌词是什么意思,她说就是歌颂瑞典美丽的自然环境,国家和国王的伟大。回来后搜索了一下,发现瑞典竟然没有官方国歌,这个只是民间默认的国歌,而议会一直没有通过把这首Du gamla, du fria作为官方国歌的提案。

之后参观皇宫,发现皇宫真寒碜,外观十分普通,甚至比斯德哥尔摩老城的某些建筑还没特色;内部装饰也很一般,天花板都没有装饰,没有一丝奢华气息。根本没法和其他王室的宫殿媲美。我们参观丹麦皇家接待宫殿时用了一下午的时间,走的腰酸背痛,各种壁画挂毯和灯具让人目不暇接,看得意犹未尽。但参观瑞典皇宫只用了不到半小时就出来了,由此可见一斑。

听师妹说皇宫附近有家很棒的冰激凌店,于是我们就进去买了冰激凌。刚出来就发现师妹的钱包和手机被偷了。原以为瑞典治安极好,看来治安再好也不能放松警惕。我们给小偷发短信说想用500块钱赎回钱包,可是连发了好几条短信小偷都不理,打电话一打就挂。这小偷真没经济头脑,拿一钱包的卡能有啥用?

下午坐火车去了当年康有为买下来的小岛,景色怡人,静谧非常,不得不佩服康有为的眼光。

从小岛回来后又直奔皇宫,因为听说瑞典王室会从皇宫出巡到skanse露天博物馆。可惜我们到的时候只看到了国王的背影,再准备坐公交车到skansen的时候路上已经戒严了。我们下了车,看见皇家卫队的骑兵和国王的马车已经往回走了。而国王他们估计已经坐车回家了。不过我倒没觉得有多遗憾,总觉得见国王的机会应该很多,因为我去年刚来瑞典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在王后岛看见了坐在奔驰里面的国王。

今天上瑞典语课的时候老师还说他们不怎么庆祝国庆,想想也是,别人16世纪建国,现在都五百岁左右了……不像天朝,每十年还要劳民伤财的搞个什么阅兵,不知道丢人不说,还得意洋洋、贻笑大方。

 

极度厌学中

今天考完一门试,如果顺利的话这将是我在KTH的最后一门专业考试,终于要离开这个学校了。

我喜欢斯德哥尔摩,也喜欢我的这个学校,却一点都不喜欢我学习的课程以及考试。来之前本以为这个有着良好声誉的工科学校会相当重视实践能力,来到这儿后却一点都没有发现。课堂讲的全是理论知识,偶尔有些实践的机会,还相当没劲。特别是实验课,要么实验手册编的让人一团雾水,不知道实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碰到目的明确一点的实验,结果发现除了能学会将实验手册中的命令敲到路由器里面之外什么也学不到。

抛开老师课堂上讲授的内容空洞不说,考试就更令人不爽了。目前遇到的考试,基本每个要求记忆的内容都超过80%。这个一向不是我所擅长甚至是我深恶痛绝的。你说整天要一帮老大不小的硕士生来背书,这叫怎么一个悲剧啊?

在这样的环境中求学让我看不到一丝破茧成蝶的希望。不能从老师身上学东西,所幸可以跟同龄人学到很多,可以算一种补偿。

还有一个作业要交,还好是编程作业,好好做完交了,然后干自己的事。

 

骚动的春天

每天开始有太阳了,白天时间越来越长了,雪融了路干了,就连地铁站外面的电梯也解冻了开始运行了。外面人们脸上都是一色阳光和亢奋,室内邻居的低音炮开始咆哮了。春天已经开始探头探脑了。

伴随春天的是一如往常的骚动。昨天看到消息,说有人要在周一提着枪来血洗我们学校,照他的话讲是“只要时间允许,我能干多少就干多少”。鬼子果然够坦诚,要搞大屠杀也提前上网通知警方一声,同时放出话来:只会抓超速驾车的瑞典警察们啊,我什么都告诉你了,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抓到我。

问题是瑞典警察找FBI帮忙了,今天早上学校网站更新消息,说嫌疑犯已经落网了,大家不要惊慌,该干嘛干嘛去吧。

有意思的是昨天在群里看到的消息。昨天学校通知,如果大家周一有考试的话也可以不来,我们会安排重考的。然后就有人收到邮件说助教怕死,决定周一不考试了,有消息另行通知。嗯,鬼子们怕死的丑态一目了然。不像我,敢冒死去学校做presentation。

 

Presentation

Presentation做完了,又了却了一门心事,可以安心复习了。总体来说,这个seminar没什么用,就我来说,仅仅知道了MD5算法,以及把Latex和Beamer用熟了。(似乎老师也很好奇,问我是不是用Beamer做的slides。不得不说,Beamer做出来的slides确实很学术。)

国内学校也许见不到的

学生报告交晚了,问老师能不能换个方式提交;老师说不行,你们明年继续做吧;学生说好吧,如果这样,就把我们的报告撤下来,我们不希望别人从我们的报告中受益,未经我们允许的发布会牵扯到版权问题。。。

我的邻居是造人机器还是AV女优?

约莫两周前的一个夜晚,洗漱完毕刚躺到床上,突然从窗户外面传来一阵节奏感极强的呻吟。最初还以为有人在看激情大片,但是随着“啊啊”的叫声变得更豪放更急骤,我和室友终于意识到我们有了一个叫声很销魂的邻居。

根据她的叫声,可以推测她不是美国黑人,因为她只叫“啊啊”而不叫“Yes”;也不像美国白人,因为她不叫“fuck,yeah”;更不像亚洲人特别是日本人,亚洲人的叫声没有这么豪放,没这么有节奏感;中东女人应该不敢叫这么大声。

她的叫声总是毫无保留,总是将感情表露的淋漓尽致,听着她的叫声你甚至可以推测出她当时的表情和他们当时的体位;随着那长长的,频率更高音色更细腻的一声“啊——”的到来,你也跟着达到了高潮。

所以,基本每天我们都在那让人欲仙欲死的呻吟中入睡。但是又一次那叫声比往常来的更早一些,于是我打开窗户想一窥究竟。没想到恰好对面一男一女也打开了窗户往外张望,想知道那销魂的声音来自哪里。看到我也在张望,那男人对我说了一句:“Interesting,
ha?”

还有一次,德国朋友到我们屋讨论程序,那呻吟又传了进来。 他说:”Somebody is busy now. ” “Yeah, we hear it everyday!” 他耸一耸肩:”Somebody has no feeling of shame.”看来这个传统的德国人也挺不爽的。

昨天凌晨三点还没躺下,那声音又传了过来。不知道她到底是造人机器还是AV女优,不管是哪一个,她那勤奋刻苦的精神都值得我们学习。恩,得好好学习一下。

操蛋的十一月

以前听别人说在瑞典最难熬的是十一月,当时不以为然,现在才深有体会。

我倒是不介意每天三点半或者更早就天黑,但你一天至少也要给我五分钟的阳光吧。整天灰蒙蒙的,乌云密布的好像大炮也轰不开一个洞来的样子。就算没阳光也不要紧,给点儿雪也行啊,下了雪至少还会有点儿除了灰色以外的颜色。

前段时间闲的很,一周一两节课倒是挺爽,现在到好,实验、作业、报告、seminar挤的一块儿了,N个deadline放到一块真让人不太好受。

以前做实验被人鄙视,现在奋发图强翻身作主轮到我鄙视别人了,没想到日子更难过。做实验时敲个命令还要人亲自在旁边指导;自己不看书,就等着你做完之后让你教怎么做。一起做seminar,选题的时候总想着让我编程,哥虽然是软件出身,但哥也达不到你要的让我三天完成对叉叉算法的破解的实现啊。选了题目让你看论文,都告诉你看哪一章哪一节哪一页你还不看,这也不会那也不会。好吧,哥自己看自己写,你就在旁边看吧。恩,谢谢你的”Don’t push yourself too hard.” 哥如果不push,你们不都挂了?好吧,你们明年还可以补考,哥不能再从芬兰飞过来和你们一起考吧。

牢骚发完,继续看王小云的论文。

 

宗教,良知,社会

斯德哥尔摩的日照时间越来越短了,每天下午四点以后天基本就全黑了,加之白天天上也是乌云密布,一周也难得见到一次阳光,还有最近课程压力也比较大,搞得室友很压抑,于是他就请德国朋友过来给我们讲圣经,希望能有所缓解。

像前几次一样,德国朋友先领着我们读了一些圣经故事,然后听叶光明讲经,期间很多故事和道理让我联想起了中国的古老哲学,比如老子的无为而治等。后来在听讲经的时候室友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的离婚率这么高,为什么西方这么多基督徒,反而比基督徒少许多的东方的离婚率还要高?不是说基督徒在教堂结婚之后夫妻双方就必须同心协力,不离不弃吗?

德国朋友问道:“你们觉得德国基督徒的比例大概是多少?”我猜20%,室友猜40%,然而他却说:“最乐观的估计,德国基督徒的比例不超过1.5%。”这个数字让我们感到很吃惊,他又继续说,“你们知道瑞典大概有多少基督徒吗?瑞典年轻人当中已经基本没人信教了,去教堂了只有老人,诺大的教堂只有第一排零星坐着几个人。不信你们可以去楼下Galleria一个接一个的问,我保证你们问一百个人也不会有人说他是基督徒。”

“那么人们为什么不再信教了呢?”室友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要知道,共产党统治东德的时候基督教是被禁止的,但是那个时候人们却更虔诚;现在人们生活的越来越好,越来越多的人却反而不再信教了。也许是因为当时人们的生活很痛苦,所以他们需要上帝来给他们勇气,让他们觉得生活还是有希望的;然而现在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觉得没必要再相信上帝了吧。还有非洲,那里生活非常艰苦,却有很多人信教,相比之下瑞典这么发达,就找不到真正信教的人。但是你们看,现在这个社会上大多数都是坏蛋了。”

“是吗?”

“你们知道流产吧,你们知道吗?德国每天都有3000多个流产案例,一夜情泛滥,有的就算没有流产,当孩子长大的时候问,‘我的爸爸在哪里?’,
她的妈妈该怎么回答?稍微轻一点的罪行,现在这么多人非法下载电影、歌曲,使得很多艺术家破产,这样的人不是坏蛋吗?”

沉默片刻之后他又说到:“上帝教我们要友爱,但是现在现实是怎样?我们每天只生活在自己的生活中,毫不关心别人过的怎样。”

后来做祷告,德国朋友希望上帝能我们给我们力量,帮助我们走过这段黑暗压抑的日子。并希望上帝能指点一下为什么现在大多数人都不信上帝了。

就我而言,我不信上帝,不信来世,但是我相信正义和良知,相信人们应该相互友爱。而这个社会不会因为人们不信上帝就因此毁灭,社会是所有人和事物的融合,不管现在怎样动荡失衡,社会总为为自己找到一个新的平衡点。

我还是愿意相信大多数人是向善的,至少社会上没有那么多十恶不赦的人吧。不管人们是否信教,只要心地善良,就做不出来大恶。但是社会会有变革的,会有重新洗牌的那一天的,矛盾激化的时候,往往也是新秩序蓬勃发展的时候。

 

Hopefully tomorrow

吃了一个礼拜的西餐,今天终于可以开火做饭了。原因是今天早上我们还在睡觉的时候工作人员进来帮我们把下水道弄通了。其实下水道上上周五就已经堵住了,上周一去宿管办公室报修了,告诉我们:“明天或者后天一定来修!”等了两天连个人影也没看见;又去找她,回答说:“Hopefully tomorrow。”每天都跟我们说“Hopefully tomorrow。”可是每个tomorrow都没来,难道hopefully表示否定?“Hopefully tomorrow”就是明天也没戏?上周五又打电话质问为什么还没来人给我们修,那边一个“Hopefully on Monday”搞的我无比崩溃。所幸今天修好了,谢天谢地,瑞典人办事效率真高,通个下水道只要一周!

头疼了一周,现在脑袋里面还隐隐有东西在跳;可是这周却学的最有感觉,不学也没办法啊,学分修不够拿不到奖学金,拿不到奖学金就得卷铺盖走人。。。唉,不被逼着就不干活,等被逼急了生病了又不得不干,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瑞典药是真有效,不过治标不治本。头痛的时候一片药下去立马不疼了,等过了6个小时头痛又开始了,为了防止变成Dr.
House那样的瘾君子,我还是忍忍吧。头痛到底什么时候会好呢?“Hopefully tomorrow!”

 

优秀纳税者

上周末一冲动就在网上定了个笔记本,今天收到短信说已经到了,取了笔记本,一万多又没了。你东西贵我没有意见,但是你能不能不告诉我我自己交了多少税?20%多的税率很高,尤其是当我看到交了2000多的税的时候。像我这种交了税也享受不到瑞典的福利的人,是不是应该被评为优秀纳税者?

如果不能,那我下次去 City Hall 蹭饭时争取把交过的税吃回来。

取回来拆开包装,装上系统(其实是装了四次,vista,xp,debian,ubuntu各一次)。总体感觉还行,除了恶心的瑞典语键盘外。现在打字都不习惯,字母还能勉强一下,头疼的是各种符号,都不知道等号,问号在哪里。

我很好奇为什么这个键盘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符号,比如§½¤µ£€öåä…>>__<<

 

被人搭讪了

今天下午和天哥去Fridhamsplan的中国店,买完月饼坐地铁回Kista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混血MM,因为长得漂亮就多看的几眼,然后她摘掉耳机,对我说“hi”,然后问我们从哪个国家来,在这边干什么,又自我介绍了一下,说她在这边工作,现在19岁,想明年到KTH读书。我们说我们现在就在KTH读书啊,我恨不得把我的电话号码都告诉她:)

不过到站之后我都没勇气要她的联系方式。如果下次再碰见,一定搞到手。不过这种事情一般不会有下次的:(

 

中国制造

今天Seminar旁边坐了个用HP笔记本的伊朗哥们,一上来发现插上电源之后电脑无法开机。便很无辜的对我说:“这东东是中国造的,你得负责。”我讪讪一笑,这责任也太大了点儿,要是祖国做了什么坏事都让我买单那我每天也不需要干什么事情了。

后来他问我笔记本在中国价格怎样,我说便宜啊,比瑞典便宜多了。他不以为然的说,瑞典TMD差不多是欧洲物价最高的国家了,25%的VAT搞的他都快不想活了。果然是第三世界的兄弟,我们在瑞典的税收贼高这个问题上取得了高度一致。他又问,中高端笔记本在中国具体多少钱啊。我说联想Y450系列的也就五六千吧,配置怎样怎样。他说还行,但他还是觉得伊朗便宜。然后我打开中关村在线给他看,看的他直摇头。又问我中国的笔记本都有哪些品牌,我就照着zol上的顺序给他说了一遍。说道富士通的时候他眼睛一亮,说哥就像买个Fujitsu Tablet,快给哥看看价钱。一看价钱马上两眼无光了,这么贵你还说中国笔记本便宜,难道中国尽是有钱淫了?说的我那叫一个惭愧。他继续说,这货在伊朗的价格可便宜多了,真搞不懂,同样是中国造的东西,为什么卖给中国人比卖给外国人还贵。我恨不得说中国有如何如何的胸襟,如何如何体谅国外人民的困难。但这时小我战胜了大我,义愤填膺的说,是啊,真TM不是东西。出口有退税,你买的东西当然逼我便宜啦,不过我们也有我们的办法——买水货啊。他听的直楞,肯定在佩服中国人民的智慧了。

然后我继续说,不但你们卖给你们的东西便宜,东西的质量也比卖给我们的好,中国的东西动不动就坏了。他一听到质量问题恨不得跟我握手拥抱,说原来你们也有质量问题啊?其实不是你说的那样啦,中国制造的东西就是破烂货,在哪里都容易坏,更可气的是保质期一过就坏。说以前买了台中国造的HP笔记本,用到第365天晚上就坏了,第二天去修别人说你这东西已经超过了一年的Warrenty,我们不能免费给你修了,听得他只想骂娘。他说在伊朗,质量最好的是日本产的,其次是德国产的,最次是中国产的,但是价格最低的也是中国货,最贵的当然是日本货。同样的东西中国造的卖1500刀,德国造的大概卖2500刀,日本货基本可以卖到3000刀。德国货日本货用十年八年都不会坏,中国货就别想用太长时间了,能用两年可以去拜佛了,要是买一次性用品,买中国货绝对是最好选择。

唉,我都不好意思跟他说用一次中国的一次性用品你有可能短寿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