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吉大:大胆表白

大学生活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进行着。开学初的军训没给我留下什么回忆,只记得某同学对教官问他累不累是的回话:“教官都不嫌累,再苦再累我也能挺住!”(大致意思是这样,我记不太清楚他的原话,因为当时我正在数身上蹦出来多少个鸡皮疙瘩。)马屁拍的虽然很烂,但是对教官来说却很是受用,对那位同学一顿表扬,而我则在心里把那位同学连带着教官鄙视了一千零一遍。

军训完之后就开始上课,大家都早早起床去F4占座,作为一个职业的占座者,我都是头一天晚上就把第一排的座位占上了。第二天精神饱满的听老师讲课,做笔记,下课之后还很积极的帮老师擦黑板,就像在高中一样。放学之后吃饭,然后去F4自习。晚上十点半左右开始往寝室走,那时总和振华结伴而行。此君很有意思,经常在楼道和洗手间唱美声,博得了“帕瓦罗华”的美名。关于此君更有意思的是,他似乎只关心两样东西:衣服和女人。如果稍微夸张一下,他跟我聊天的记录可能大致如下:

振华:哎,你这衣服很好看诶,哪儿买的?

我:
家里带过来的,我小学时候的校服。

振华:……

振华:你这鞋不错,什么时候买的?

我: 高一还是初一来着,我忘了。

振华:……

振华:哇塞,刚才过去那女生好有气质诶!

我: 哪个哪个?

振华:穿白色超短裙的走路一扭一扭的那个!

我: ……

振华:哇,那个女生的腿比我的胳膊还细!你看,还好白呢!

我:
……

我: 振华你看,那个女生好漂亮!

振华:哪个哪个?

我:
哈哈,骗你玩的!

振华:……

那时也没什么娱乐,平时大家只是相互转发一些类似于“农妇、山泉、有点田”的搞笑短信。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每周五晚上的电影时间。大头同学去租碟,我们关上灯关上门,一大群人围在电脑前面看的津津有味。搞笑的是看《咒怨》的时候,最开始一堆人把电脑围得密不透风,但放了片头就跑了一半,我也假装饿了去泡面了,等吃完泡面回来电脑前面似乎就剩一个人了(老王同学,是你吗)。

在此不得不说一下老王,此人矮小个,胖嘟嘟,平时爱整一两句古诗或对联挂在嘴边,偶尔还喜欢写写散文,一副江南风流才子的派头。我大学里面的第一次表白就是因他而起的。

他问我:“小道,你觉得咱们班上哪个女生最漂亮啊?”

“丹丹同学。”

“我发现她没男朋友哎。”

“嗯?怎么啦,你想追她?”

“我有自己喜欢的人啦,你怎么不去追她?她好像对你有点儿意思哦?”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的?”我当时可能是一脸亢奋,两眼放光吧。

“嘿,我的判断准没错的,听我的,不然可要错失良机喽!”老王一脸深沉的说道,“据我所知,小肥和小强也准备追她呢!”

“那我该怎么追呢?”

“这个不能告诉你,这样就对小肥和小强不公平了,你得自己摸索……”

“那你把她的电话号码告诉我!”

那天晚上,丹丹同学就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嗨,我是小道,咱们是一个班的。你有男朋友吗?我很喜欢你,我可以做你的男朋友吗?”丹丹回了一条“我没有男朋友,我以前没谈过恋爱,不知道该怎么办”之类的短信给我,当我把那条短信展示给室友们看后,他们一致的看法是:“有戏!”,另外附加的看法是:“这小子有前途!”

后来学生会组织辩论赛,作为组织者,我当然有机会接近主力辩手丹丹同学了,还是不是用单车带着她去开会讨论。有一次晚上讨论完我送她回寝,在路上提到那条短信,她好像恍然大悟一样:“啊!原来发那条短信的就是你啊!”

后来我们有时一起吃饭,一块聊天,有时也一起自习,只是不谈我们是什么关系。每当我试探性的问一下的时候,她总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我不喜欢比我小的男生”,“我还暗恋着高中同学”,“我们的性格不合适”……

“女生嘛,总得矜持一点。”我总是这么想。

那天班级到大鹅岛聚会,大伙都喝的挺High,但我滴酒未沾,席间也有人向我挑衅。比如小肥同学质问我是不是男人,激将法大多数情况下对我是有用的,除了我清醒的时候。首先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我是男人;其次会喝酒的也不一定就是男人——雪莲姐和李薇都挺能喝的嘛。

喝酒能壮胆这话没错,因为后来小强就借着酒力跟丹丹谈话去了,是不是表白我不清楚,但他们似乎谈的不怎么愉快。再后来,散席了,依然是我用单车送丹丹回去。

在路上,丹丹让我骑慢一点。

“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话?”我隐约感到她将头靠在我的背上(其实是书包上,Damn!没事背个书包干嘛!要是没背书包兴许能感受的真切一点……),然后我的心脏开始在宁静空旷的夜空下狂响。

“在所有男生中,你是对我最好的!”四年之后,我也听到了类似的话语,不过说这句话的不是同一个人。

我不知道当时自己是如何回答的,这个根本不重要,特别是当对方已经下定决心的时候。

再后来,她拒绝了我。

我奔回宿舍,咬牙切齿的伤心,懊恼,释然。

和尚和大头本打算去网吧的,看我那样子,估计是怕我跳楼什么的,于是拉着我去了网吧。第二天从网吧回来,大睡一觉之后,一切又恢复如从前。后来也偶尔想到她,最激动的时候还在牡丹园发了一首歪诗,大致意思同舒婷《仙人掌》中的这两句:

“既然你的果实不是因我而红/为何含笑拦在我的路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