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赛班——难以释怀

最初考进这个班着实让我和父母兴奋了一阵子,因为我是我们初中唯一考进去的,而且当时班主任给我们定的最低目标是武汉大学。虽然当时对大学还没有什么概念,对武大略有不屑,但总体来说还是踌躇满志,每位同学都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这是名副其实的“精英班”,每个人都是以前初中的风云人物,不仅中考这种考试可以轻而易举的拿下,各种竞赛搞得也是有声有色,大部分人都有拿的出手的成绩或奖励。可以说,每个人都是“牛魔王”。另外,这也是学校唯一不能通过交钱就能进的班。高一一年学完三年课程,高二集中精力搞奥赛,高三备战高考——这样的计划现在看来近乎完美。还有N多名师,N多优先权……

“凡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有坚韧不拔之志。”这是我们提前一个月开学是班主任说的。当时我没有想到我会仅仅记住这一条教导。

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却迷失了自己。一方面想延续初中的辉煌,另一方面在牛群中我找不到自己的闪光点,于是每天心不在焉,浑浑噩噩的活着。直到其中考试,我还没把心思放到学习上。上课骚扰同桌,下课混在操场上。

——于是考砸了,倒数第五,这是我所不能接受的。

——恰巧有几个同学退了,于是我也闹着退出……

我当然能找到一大把理由和接口来退出,但班主任知道真正原因——我找不到以前的优越感了。虽然嘴上说不是这个原因,心里也不想接受,但事实就是如此。

既然看穿了我,我也不好意思再呆下去了。

——于是真退了。

之后还风光了好一阵子,在普通班不怎么学照样排在前面(因为我退出时奥赛班已经把高一的课讲完了),天天被老师夸奖(以为我有多强),有事没事故作深沉(装嘛),还在校报上发表了一首诗(虽然把我的名字给印错了)……

高考之后在学校碰到了以前的同桌,“你去哪?”我问。

“中科大吧。你呢?”

“不知道……”我确实不知道,因为我的成绩不允许我选择学校。

后来再也没有跟他联系过,再也没有跟奥赛班任何同学联系过,不过希望有一天我能有这个勇气。这一天的到来也许是因为我取得了什么成绩,但我更希望是我战胜了自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