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良知,社会

斯德哥尔摩的日照时间越来越短了,每天下午四点以后天基本就全黑了,加之白天天上也是乌云密布,一周也难得见到一次阳光,还有最近课程压力也比较大,搞得室友很压抑,于是他就请德国朋友过来给我们讲圣经,希望能有所缓解。

像前几次一样,德国朋友先领着我们读了一些圣经故事,然后听叶光明讲经,期间很多故事和道理让我联想起了中国的古老哲学,比如老子的无为而治等。后来在听讲经的时候室友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的离婚率这么高,为什么西方这么多基督徒,反而比基督徒少许多的东方的离婚率还要高?不是说基督徒在教堂结婚之后夫妻双方就必须同心协力,不离不弃吗?

德国朋友问道:“你们觉得德国基督徒的比例大概是多少?”我猜20%,室友猜40%,然而他却说:“最乐观的估计,德国基督徒的比例不超过1.5%。”这个数字让我们感到很吃惊,他又继续说,“你们知道瑞典大概有多少基督徒吗?瑞典年轻人当中已经基本没人信教了,去教堂了只有老人,诺大的教堂只有第一排零星坐着几个人。不信你们可以去楼下Galleria一个接一个的问,我保证你们问一百个人也不会有人说他是基督徒。”

“那么人们为什么不再信教了呢?”室友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要知道,共产党统治东德的时候基督教是被禁止的,但是那个时候人们却更虔诚;现在人们生活的越来越好,越来越多的人却反而不再信教了。也许是因为当时人们的生活很痛苦,所以他们需要上帝来给他们勇气,让他们觉得生活还是有希望的;然而现在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觉得没必要再相信上帝了吧。还有非洲,那里生活非常艰苦,却有很多人信教,相比之下瑞典这么发达,就找不到真正信教的人。但是你们看,现在这个社会上大多数都是坏蛋了。”

“是吗?”

“你们知道流产吧,你们知道吗?德国每天都有3000多个流产案例,一夜情泛滥,有的就算没有流产,当孩子长大的时候问,‘我的爸爸在哪里?’,
她的妈妈该怎么回答?稍微轻一点的罪行,现在这么多人非法下载电影、歌曲,使得很多艺术家破产,这样的人不是坏蛋吗?”

沉默片刻之后他又说到:“上帝教我们要友爱,但是现在现实是怎样?我们每天只生活在自己的生活中,毫不关心别人过的怎样。”

后来做祷告,德国朋友希望上帝能我们给我们力量,帮助我们走过这段黑暗压抑的日子。并希望上帝能指点一下为什么现在大多数人都不信上帝了。

就我而言,我不信上帝,不信来世,但是我相信正义和良知,相信人们应该相互友爱。而这个社会不会因为人们不信上帝就因此毁灭,社会是所有人和事物的融合,不管现在怎样动荡失衡,社会总为为自己找到一个新的平衡点。

我还是愿意相信大多数人是向善的,至少社会上没有那么多十恶不赦的人吧。不管人们是否信教,只要心地善良,就做不出来大恶。但是社会会有变革的,会有重新洗牌的那一天的,矛盾激化的时候,往往也是新秩序蓬勃发展的时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