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蛋的十一月

以前听别人说在瑞典最难熬的是十一月,当时不以为然,现在才深有体会。

我倒是不介意每天三点半或者更早就天黑,但你一天至少也要给我五分钟的阳光吧。整天灰蒙蒙的,乌云密布的好像大炮也轰不开一个洞来的样子。就算没阳光也不要紧,给点儿雪也行啊,下了雪至少还会有点儿除了灰色以外的颜色。

前段时间闲的很,一周一两节课倒是挺爽,现在到好,实验、作业、报告、seminar挤的一块儿了,N个deadline放到一块真让人不太好受。

以前做实验被人鄙视,现在奋发图强翻身作主轮到我鄙视别人了,没想到日子更难过。做实验时敲个命令还要人亲自在旁边指导;自己不看书,就等着你做完之后让你教怎么做。一起做seminar,选题的时候总想着让我编程,哥虽然是软件出身,但哥也达不到你要的让我三天完成对叉叉算法的破解的实现啊。选了题目让你看论文,都告诉你看哪一章哪一节哪一页你还不看,这也不会那也不会。好吧,哥自己看自己写,你就在旁边看吧。恩,谢谢你的”Don’t push yourself too hard.” 哥如果不push,你们不都挂了?好吧,你们明年还可以补考,哥不能再从芬兰飞过来和你们一起考吧。

牢骚发完,继续看王小云的论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