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

新到11班,由于座次表每月调一次,所以新班主任把我暂时安排到了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一个对我来说完美的位置。因为我可以就那么躲着……

当时我旁边坐的便是诗人,一头黑发略微带卷,小白脸上看不到任何生气,一双无神的眼睛里透露着他对这个世界的不屑。看到我,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嗨~~”。然后闭上眼睛继续趴在桌上,不知道是在思索,还是在假寐。

后来偶然看见他杂乱的书桌上有基本诗集,舒婷的,顾城的……还有几张小卡片,上面写着我看不懂的语句。同学告诉我,他是闻一多的亲戚,父亲也是市文联的。他5岁就开始写诗并在报纸上发表,难能可贵的是,他写的全是朦胧诗。

比如:

树上挂着大饼

我真想去咬一口

(据说这是描写太阳的)

在他的影响下,我也开始读诗,并爱上了舒婷。喜欢她的《仙人掌》,《双桅船》,《神女峰》,《赠别》……尤其是《仙人掌》中“既然你的果实不是因我而红为何含笑拦在我的路上”这句,被我在无数个场合用了无数次;还有《赠别》,让我感慨良多,“我但愿每一个站台都有一盏雾中的灯”让人感慨,让人无奈,让人思绪万千。

读诗还不够,我也开始写。然而毕竟功力不够,经常是半天憋出一句,剩下半天自我陶醉、乐此不彼。现在我已经找不到当时无病呻吟的句子,不过脑海中仍会不是浮现那些朦胧的、稚嫩的羞涩。

——也许只有在那个不安分的年代,才会有像我这样的半吊子诗人。

后来他出了诗集,我把诗封存到了记忆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