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的春天

每天开始有太阳了,白天时间越来越长了,雪融了路干了,就连地铁站外面的电梯也解冻了开始运行了。外面人们脸上都是一色阳光和亢奋,室内邻居的低音炮开始咆哮了。春天已经开始探头探脑了。

伴随春天的是一如往常的骚动。昨天看到消息,说有人要在周一提着枪来血洗我们学校,照他的话讲是“只要时间允许,我能干多少就干多少”。鬼子果然够坦诚,要搞大屠杀也提前上网通知警方一声,同时放出话来:只会抓超速驾车的瑞典警察们啊,我什么都告诉你了,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抓到我。

问题是瑞典警察找FBI帮忙了,今天早上学校网站更新消息,说嫌疑犯已经落网了,大家不要惊慌,该干嘛干嘛去吧。

有意思的是昨天在群里看到的消息。昨天学校通知,如果大家周一有考试的话也可以不来,我们会安排重考的。然后就有人收到邮件说助教怕死,决定周一不考试了,有消息另行通知。嗯,鬼子们怕死的丑态一目了然。不像我,敢冒死去学校做presentati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