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pefully tomorrow

吃了一个礼拜的西餐,今天终于可以开火做饭了。原因是今天早上我们还在睡觉的时候工作人员进来帮我们把下水道弄通了。其实下水道上上周五就已经堵住了,上周一去宿管办公室报修了,告诉我们:“明天或者后天一定来修!”等了两天连个人影也没看见;又去找她,回答说:“Hopefully tomorrow。”每天都跟我们说“Hopefully tomorrow。”可是每个tomorrow都没来,难道hopefully表示否定?“Hopefully tomorrow”就是明天也没戏?上周五又打电话质问为什么还没来人给我们修,那边一个“Hopefully on Monday”搞的我无比崩溃。所幸今天修好了,谢天谢地,瑞典人办事效率真高,通个下水道只要一周!

头疼了一周,现在脑袋里面还隐隐有东西在跳;可是这周却学的最有感觉,不学也没办法啊,学分修不够拿不到奖学金,拿不到奖学金就得卷铺盖走人。。。唉,不被逼着就不干活,等被逼急了生病了又不得不干,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瑞典药是真有效,不过治标不治本。头痛的时候一片药下去立马不疼了,等过了6个小时头痛又开始了,为了防止变成Dr.
House那样的瘾君子,我还是忍忍吧。头痛到底什么时候会好呢?“Hopefully tomorrow!”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